图片爱好者,UI爱好者

我的匆匆那些年

   记忆—童年

    记忆里是缤纷的颜色,逆着绵柔的时光我望见古老门楼下静静蹲坐的大黄。
    那年大黄八岁,
    那年我六岁。
    我在甩泥巴的时候,大黄在旁边啃小球。
    我在写拼音的时候,大黄在旁边酣睡。
    我在大街上奔跑的时候,大黄总是在旁边紧追。
    后来的后来大黄总是喜欢懒洋洋躺着不爱和我玩了。
    直到有一天大黄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……
    妈妈说大黄老了,大黄累了。
    那年我八岁,不懂得伤心。
    二十年后我又一次掉在了小水沟里,鞋子也找不到了,我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,怎么也不想起来。
    因为那年我掉到水沟的时候是大黄把鞋子给我捡回来的……
    长大后,开始看懂一些记忆里的模糊,像菩提的蕊,沁心透亮的感觉。一种默默的守候,安心的陪伴,把平静与柔和包裹的如此完美。陪伴我走过了童年最真的年代。
    这样的季节里透窗而来的是冰意的风,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细细品味它了,灌入鼻腔的那一瞬,整个身体都会颤动,像灵魂从天灵盖缓缓的崩裂,一种醍醐般的清透。
    后来的后来我有了很多的小伙伴,那些美好都揉在了大院儿的树荫下,池塘的荷叶上,知了的叫声里。
    二狗子掏鸟窝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,还是我给他喊的马大夫。
    小六子的苹果其实不是我偷吃的,还和我打了一架。
    徐胖子玩过家家,穿了他爸爸的黑皮鞋不承认,被吴阿姨给没收了。
    刚子哥说长大了会娶小芸做老婆的。
    冯裤子捡了好多烟头给我们抽。
    总考第一的慧慧打了我两次小报告。
    崔老师的三角板其实是被高阳弄坏的……
    是的,我记得,清楚的记得那些美好,就像在昨天刚刚发生一样。那个送我弹弓的男孩,那个打我报告的女孩……感谢上苍让我们一路相随。
    透过江南清逸的天空我努力的寻觅遥远北方的气息。感谢你们!感谢那些陪伴我的曾经!那些动美的音符,谱奏出的和鸣时常牵绕我的梦畔。让心灵总有一丝恬静可觅。 

    成长—陪伴—忆秋
    
    那夜一场秋雨润湿了江南,芙蓉河没有打点的样子酷似太过忙碌,透过秋高的天空我努力的寻觅遥远北方的气息。
    你们还好吗?秋天已经来了!想象到北国里的燕子应该南下了,田间的小松鼠是否开始备冬了?小鱼儿是否开始向河的深处游去?没有人再打扰秋天了,因为树上的蝉不再唱了,因为地上的蟋蟀不再叫了。记得那年秋天,院子里的树下好多的小蚂蚁会在秋雨来临的时候不停地忙碌……
    南国的秋天依然未散去的夏,还在潮湿里游走。因为还没有看到归根的叶子,应该退去的署气,还有那不停出没的讨厌的蟑螂!
    这一年去过了很多的地方,见到很多的人,听到了很多的故事,我看过了江南的女子,绘于画中,写于诗中。唯美的地方虽找不出来,但终是感觉恰宜。似乎北方的姑娘多是浪漫情怀,而南方的女子大多还是诗里的恬秀。
    这一年我去过了漫水的太湖,看到了惠山上的石塔,嬉戏谷里的怪兽,走过这么多的地方,本应该留下的东西却不知道是什么,似乎越发的老去就开始越发的不想去碰触快门,以为那些定格的物理像素没有情感不够丰满和温纯。当看到史家巷的摇船靠岸的时候我觉的那是它的归属,当我看到校门口飞奔到爸爸身边的小朋友时我觉得那是她的归属,当看到收摊的小贩笑着离开时我觉得他要回家吃饭了,也是一种归属。
    这一年我去过了陆家嘴的摩天大厦,仰起头我却寻觅不到承载了多年的梦想。漫过徐家汇的繁华市井,还是抓不到丝毫的幸福。我看见它夹藏在风里,从那个古老的门缝里嬉戏而去。就像光一样,一溜眼便赶不上童年。
    这一年我去过了姑苏城,在客船上并未听到来自寒山寺的钟声。飘摇的船桨像极了这飘摇的生活,不知道下一个出口会是在哪里,若是回到三年前我会把此都做一个详细的计划,后来的后来我发现其实没有目的的行进或许会有更多的新奇。
    我害怕每天的醒来,害怕黑暗的楼道,害怕一个人,当耸肩时,说,这其实没什么的时候,好似把眼泪咽进去了喉咙。
    记得我陪母亲去染发的时候总是在想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是爱美的,然而却忘了那些许的青丝里慢慢老去的爱。纵然飞得高远,但却越不过父亲的脊梁;纵然扬帆远航,终也驶不出母亲的牵挂。其实我依旧生活在爱的海洋里。
    我忘了哭泣的感觉,悲伤亦或是喜悦,不明白“长大了”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    当我想起“结婚”二字的时候,挖空所有的印象,还是奶奶带着我吃酒席时那个“预备”“抢”的架势,遂感不惑之年即临,悲恐万分!
    有时候便不再敢一个人听音乐。因为一个人的音乐是心灵最深处地呻吟。只有自己才听得懂,希望把未来的世界来打动,却被音符里的沧桑,无限的困惑,痴迷的绝望所困住……最终欺骗自己:相信吧,总会有一个人来听你的绝唱!
      母亲的电话里唠叨说要穿衣服,然而南方的半袖在午间时还是随处可见,赶上漫漫烟雨的江南,回到时间里,又是一年秋。诗里说:秋最美,江南秋为最。走过西湖的时候,我没有体悟到席慕容的意境,他说:“安静的坐在湖畔,苏堤暂且失去了春晓,平湖迎来了清浅秋月。白堤上,烟华四起,行走于云端之上,一色湖光万顷秋。秋月的意境,犹看芳华最美。月色下,炼己心。”然而我看见的却是浩瀚的人群和被商潮掀弄得店铺。
    今天,去了旧时住的地方,待了一会。时光,经不起流逝,岁月,经不起蹉跎,我们都在陪伴中,匆匆长大,成熟,老却了…… 


原地址:http://www.douban.com/note/480775774/

评论
热度(1)
©苏小北 | Powered by LOFTER